《经济日报》刊文:飞盘与足球的场地之争有解吗?

0 Comments

  飞盘真的占了足球的地盘吗?这个话题Gēn几年前讨论广场舞和篮球争场地如出一辙。Zhè种观点本身就带有“傲慢与偏见”。足球具有“世界第一运动”的美誉,飞盘也展现了“Pán不落地、永不放弃”的运动精神,二者没有高下之分。更何况Zài国际上,飞盘项目已在争取纳入2028Nián美国洛杉矶奥运会,发展这项运动的价值和Yì义不言而喻。

  公共场地遵循利用率为上的原则,人数多的活动具有优先使用权。如果是商业化场地,谁使用则是市场行为。据一些球场运营商反映,Zú球球队一般是固定时Jiàn包场,飞盘的订场时间则更灵活。从某种程度上说,飞盘运动不是抢地盘,反而“盘活”了足球场地资源。

  飞盘与足球的场地Zhī争反映出我国运动场地供给不足的问题。据国家体育总局2019年发布的全国体育场地统计数据,截至2019年底,全国有354.44万个体育场地,其Zhōng足球场地10.53万个,是三大球类运动中场地最少的。飞盘运动需要Píng整、宽敞、柔软的场地,这让本就紧俏De足球场又多了一群竞争者。场地设施是Kāi展运动的物质基础和必要条件。破解飞盘与足球的场地Máo盾,关键是要解决城市运动场地短缺的问题。

  首先,统筹谋Huà,超前布局,破解场地供给不足。飞盘运动刚刚兴起,需求陡然增多,但场地不是一天Jiàn成的。我们今天看到的绿茵场,大部分都是几年前城市规划的产物。虽然国务院《Guān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YùXiāo费的若干意见》明确提出要鼓励在城Shì绿地、闲置地等区域建设足球场,但是城乡规划法等相关法规又明令禁止擅自改变城市规划用地用Tú。建设足球场应提前做好规划布Jú,避免陷入“违规Jiàn筑”的尴尬。园林、城市管理等相关部门可加强沟通协调,共同破解城市足Qiú场地设施Jiàn设项目“周期长、协同差”的难题。

  其次,深挖资源,因地制Yí,破解场地布局Bù优。在荷Lán、Rì本等土地资源紧张的国家,楼顶球场已经有了现成范例,我国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也Kè借鉴先进经验。广东深圳为破解城市空间不足的问题,充分利用闲置资Yuán,在污水处理Hàn上方Jiàn设了以足球为主题的福田海滨生态体育公园。下一步,城市可Chōng分利用社区周边空闲地、公园绿地、河滩地、路Qiáo附属用地等“边边角角”,结合实际情况灵活建设场地。此外,在建设中还要考虑不同群Tǐ的个性化需求,为Gè类人群提Gòng多元化的场地设Shī。

  其实,足球局抢不到Chǎng地还有一个Yuán因,那就是飞盘入门门槛低,覆盖人群广,在组局方面更为灵活,因此Fēi盘俱乐部在商业化运营Fāng面也更为活跃。但足Qiú爱好者中却有很多落单散兵,Kǔ于找不到“组织”而“抱球兴叹”。我国民间足Qiú俱乐部、Shè团还要Bù断提高服务水平,让足球爱好者有机会结识新的球队、扩大朋友圈,这也是促进足球产业更好发展的关键。

  5706248084_8517dc1f7e_b.jpg